新闻频道首页 | 聊城新闻 | 花边杂烩 | 社会看点 | 生活服务 | 体育健康 | 民俗名胜 | 房产家居 | 车行万里 | 图说天下 | 聊城论坛
您所在的位置:聊城信息港 > 新闻频道 > 聊城新闻

山东冠县辱母案始末详细经过

发布:2017/3/29 11:54:52  来源:转载  浏览次  编辑:佚名  分享/转发»

此前自闭症儿童雷文锋托养中心死亡事件尚未平息,随着《南方周末》的报道,山东聊城辱母杀人案再次引发了网友的讨论,在母亲受辱报警无果的情况下,儿子于欢举刀反抗致人死亡遭判无期,这让网友难以接受,引发舆论关注。接下来跟着坏男人小编来看看山东聊城辱母杀人案最新后续吧。

  据《南方周末》报道,2016年4月14日,在山东发生一起辱母杀人案。女企业家苏银霞借款后无法还清欠款,遭致辱骂、殴打、限制人身自由和露出下体等暴力催款行为。苏银霞的儿子于欢因无法忍受追债人对母亲身心的欺辱,用水果刀乱刺,致一人休克死亡,其余三人受伤。

山东聊城辱母杀人案

山东聊城辱母杀人案

  人者于欢,22岁,他母亲苏银霞因经营工厂资金周转困难而向某地产公司老板吴学占借款,前后累计借款135万元,约定月息10%。此后陆续归还现金184万,以及一套价值70万的房屋抵债,还剩大约17万余款实在没有资金归还。因此,苏银霞遭受到暴力催债。

  由社会闲散人员组成的10多人的催债队伍多次骚扰苏银霞的工厂,辱骂、殴打。案发前一天,吴学占在她的已抵押的房子里,指使手下拉屎,然后将苏银霞按进马桶里,要求还钱。当日下午,苏银霞四次拨打110和市长热线,但并没有得到帮助。

  第二天,催债的手段升级,苏银霞和儿子于欢被带到公司接待室,连同一名职工,11名催债人员围堵并控制着他们三人。其间,催债人员用不堪入耳的羞辱性话语辱骂苏银霞,并脱下于欢的鞋子捂在他母亲嘴上;甚至故意将烟灰弹到苏银霞的胸口。更令人发指的是,催债人员杜志浩脱下裤子,掏出生殖器,当着她儿子的面往苏银霞脸上蹭,令于欢濒临崩溃。外面路过的工人看到这一幕,才让报警人于秀荣报警。

  警察接警后到接待室,说了一句“要账可以,但是不能动手打人”,随即离开。看到警察要离开,报警的于秀荣拉住一名女警,并试图拦住警车。“警察这时候走了,他娘俩只有死路一条”于秀荣在后来接受记者采访说。被催债人员控制的于欢看到警察要走,已经情绪崩溃的于欢站起来试图往外冲,唤回警察,被催债人员拦住。混乱中,于欢从接待室的桌子上摸到一把水果刀乱捅,致使杜志浩等四名催债人员被捅伤。其中,杜志浩因失血性休克死亡,另两人重伤,一人轻伤。于欢被一审判处无期徒刑。

山东聊城辱母杀人案

山东聊城辱母杀人案

  该案判决的公平性再次成为舆论争论的焦点。一审法院认为,虽然当时于欢人身自由受到限制,也遭到对方侮辱和辱骂,但对方没人使用工具,在派出所已经出警的情况下,“不存在防卫的紧迫性”。那么,什么才构成“防卫的紧迫性”?显然这起案件不能以通常的刑事案件标准来裁决,因为它不是普通的斗殴凶杀案,因而牵涉出“防卫”的适用性问题。而这也是本案争议的另一个焦点,这起案件之所以引起关注,就在于它的多重性。

  一是它的伦理性,这也是引发公众情绪的关键点。目前也是腾讯视频跟帖最多的地方,同时也是很多媒体同情“杀人者”的原因,甚至很多谴责暴力的公知也喊出了“杀人者无罪”的呼声。

  “当我们的人身自由受到限制,亲人遭受伤害,特别是我们的母亲遭到极端羞辱、凌辱时,我们应该怎么做?”这是一个天然的情感选择问题,它涉及人伦道德和人的普遍性善,也是欧美自然法的立法基础,它遵照的是自然道德律。传统中国社会讲究情理大于法理,就在于维护一种天然情感与人伦秩序。作为受“孝道”文化影响的中国人,天然会把保护父母的安全置于个人安全之首位,这也是一个“血性男儿”的标志。所以5年前,深圳杨武在面对协警强奸妻子而无力反抗时的绝望让舆情沸腾,事后杨武称自己是世界上“最窝囊的男人”。

  于欢之所以获得道义支持就在于他的“血性反抗”,至于是否 “防卫过当”,还有待司法方面的进一步裁决。但从现有的判决来看,“无期徒刑”的判决显然过重,也让公众产生对法制本身产生信任危机。

山东聊城辱母杀人案

山东聊城辱母杀人案

  其实这里显然还牵涉到“私暴力”与“正当防卫”的界限问题。这也是法制范围内的又一争议。

  3月26日,从山东高法官方微博发布于欢案情况通报来看,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于3月24日已受理于欢上诉案。此案一审由山东省聊城市人民检察院于2016年11月21日聊城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公诉,指控被告人于欢故意伤害罪。聊城中院于2016年12月15日已公开开庭对该案进行了合并审理。该中院随后做出判决:被告人于欢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通报中于欢“被指控为故意伤害罪”,这显然超出媒体报道的“防卫过当”。从于欢“杀人行为本身”可以判定为“私暴力”滥用即对他人造成了故意伤害,但从案情披露细节来看,讨债一方在案发4个月后被当地警方认定为“吴学占黑恶势力团伙”,这一涉黑因素,有没有被判决所考量?这将决定案情性质。

 

媒体曝光→舆论跟进→超九成网民对于欢案判决书不满→人民日报评辱母杀人案→最高检调查刺死辱母者案→山东高院通报辱母杀人案→受辱母亲陈情书曝光→聊城回应:调查案件涉及的警察不作为、高利贷、涉黑犯罪等问题→传出涉黑头目吴学占已被逮捕,但时间是2016年8月,半年了。。。

山东聊城辱母杀人案

山东聊城辱母杀人案

  2017年3月23日,《刺死辱母者》一文首发于《南方周末》。此新闻事件,经各大网络媒体和商业门户转载、传播后,引起各方巨大关注。

  3月25日23:57分,人民日报评论《辱母杀人案:法律如何回应伦理困局》。评论称,回应好人心的诉求,审视案件中的伦理情境、正视法治中的伦理命题,才能“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义”。

  转型期中国的法治建设,无论是立法还是司法,需要更多地正视这些人心经验,正视转型时代保护伦理价值的重要性,从而把握好逻辑与经验的关系、条文与人情的关系、法律与伦理的关系。

  3月26日10:43分,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发布关于于欢故意伤害一案的情况通报。通报称,于欢故意伤害一案,聊城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以故意伤害罪判处于欢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承担相应民事赔偿责任。宣判后,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杜洪章、许喜灵、李新新等人和被告人于欢不服一审判决,分别提出上诉。

山东聊城辱母杀人案

山东聊城辱母杀人案

  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17年3月24日受理此案,已依法组成由资深法官吴靖为审判长,审判员王文兴、助理审判员刘振会为成员的合议庭。现合议庭正在全面审查案卷,将于近日通知上诉人于欢的辩护律师及附带民事诉讼上诉人杜洪章、许喜灵、李新新等的代理律师阅卷,听取意见。案件将依照法定程序予以审理。

  3月26日11:16分,最高人民检察院发布通报,称派员调查于欢故意伤害案。通报称,近日,媒体报道山东省聊城市于欢故意伤害案即“辱母杀人案”,引起社会广泛关注。最高人民检察院对此高度重视,已派员赴山东阅卷并听取山东省检察机关汇报,正在对案件事实、证据进行全面审查。对于欢的行为是属于正当防卫、防卫过当还是故意伤害,将依法予以审查认定;对媒体反映的警察在此案执法过程中存在失职渎职行为,将依法调查处理。

  根据法律和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的规定,最高人民检察院领导地方各级人民检察院和专门检察院的工作,上级人民检察院领导下级人民检察院的工作。上级人民检察院对下级人民检察院的决定,有权予以撤销或变更;发现下级人民检察院办理的案件有错误的,有权指令下级人民检察院予以纠正。

山东聊城辱母杀人案

山东聊城辱母杀人案

  3月26日12:50分,山东省公安厅发布称,对媒体报道的聊城于欢故意伤害案即“辱母杀人案”,山东省公安厅高度重视,26日上午已派出工作组,赴当地对民警处警和案件办理情况进行核查。

  3月26日13:01分,人民日报再度发表评论《辱母杀人案:对司法失去信任才是最可怕的》。评论称,当刑事个案成为公共事件时,它所带来的讨论关乎我们对法治未来走向的信心。司法,不仅关乎纸面规则的落地,还关乎规则背后的价值诉求,更关乎人心所向,伦理人情。否则,于欢承担的,就不止是杜志浩带来的羞辱。

 

对于于欢被判处无期徒刑的结果,辱母案代理律师殷清利表示将进行上诉,同时还将起诉警方涉嫌不作为。而于欢的判处结果同样处在诸多不合理的地方。此案一审中,自首没有认定,对方涉黑的问题没有认定,警方也存在涉嫌不作为的成分。此外,死者也有因自身因素耽误救治的情节。

  殷清利表示这个一审中,于欢自首没有认定,对方涉黑的问题没有认定,警方有涉嫌不作为的成分。此外,案件中死亡的那个人,属于自行治疗,去很远的医院,没有就近的医院。去医院又跟人发生冲突,耽误了5-10分钟时间。综合各方原因,失血过多死亡不能全赖于欢的头上。

山东聊城辱母杀人案

山东聊城辱母杀人案

  派出所民警来到现场,要有案件登记,要有流程,不能来了说两句话就走。一审时回避了这个问题,当时说是“公安要出去了解情况”。冲突的人都在里面,你出去了解什么?

  我们在二审时,会申请法院将本案涉及到的公安人员违法行为移交相关监察部门处理,我们会有一个移交的申请。

  另外,根据于欢及其姑姑的强烈要求,将来会先打一个行政官司,来起诉公安人员的不作为。另外我们建议,在启动行政官司之前,会申请出警公安的执法信息公开。

  同时这个案子主要是因为高利贷引发的,

  10%的月息已超出国家规定的合法年息36%上限;警察到现场并没有对这个违法犯罪的情节进行干预,对凌辱也干预不够,最终导致血案。一审法院也没有提到高利贷的事,没有提到超出部分的部分属于非法所得(编者注:借款135万元,月息10%。在支付本息184万和一套价值70万的房产后,仍欠17万款)。实际上,这些都是非法所得。

山东聊城辱母杀人案

山东聊城辱母杀人案

  我觉得最起码应该把涉黑案的笔录及证据调过来。我们也是这个涉黑案子的一部分。但是一审律师没有提交调取申请,法院也没有重视。二审中,我会申请调取他案的卷宗。

  从于秀荣提交的一审判决书来看,案件中参与当天的涉黑人员也清清楚楚说了,是如何凌辱当事人母亲。他们承认,脱裤子,露下体,辱骂殴打等情节。

  殷清利觉得直接改判有希望,但案件涉及的问题很可能需要等待涉黑案。我认为70%-80%可能性是发还重审。此前于欢的家人也想通过民事赔偿减轻刑罚,但是对方家属提出要800多万,就搁置了。

  现在已经判了无期了,到了这个点了,已经不能靠赔偿去解决了。

分页:[1] [2]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评论加载中...
推广链接
推广链接

网站首页 | 分类信息 | 企业商圈 | 网上商城 | 你问我答 | Blog | 聊城论坛

免责声明: 本站所有新闻文章为网络收录,与聊城信息港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新闻文章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最终解释权归本站所有,如有侵权及不符合规定,请联系在线客服,我们会在24小时内及时修正。删稿请发至E-mail:4143080@qq.com

Copyright © 2003-2009 www.liaochengxx.com All rights reserved.